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网络,爱生活,爱……

在互联网这条路上奔跑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倒霉的前北京市长和山西省长孟学农现在在干什么【转载】  

2010-05-31 12:53:17|  分类: 记事本_我看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据新华社24日播发的消息,曾在2003年因防治SARS不力、2008年因山西临汾特大矿难,两度去职的孟学农出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。新华社报道中直机关党的工作会议的新闻稿中透露,孟学农主持了这次会议。

    20097月,孟学农发表在《中国青年报》上的一首诗《心在哪里安放?》,被解读为抒作者内心那种不能遗忘、不便表达但又抑制不住的复杂之情 当时,我写了篇《孟诗言志为何对北京闪烁其辞?》,联系起来看,孟学农闪烁其词,弦外之音大体如此。

    不知大家是否在意,他以一句心在哪里安放总领四个小节,抒发了自己对三晋大地、塞北草原、江南水乡的无限眷恋之情。更令人侧目的是,作为一名曾经在位的高官,竟然大显人性,直抒胸臆地自问自答,心,甚至可以安放在在妻子柔软细腻的胸膛,唯独不见他的心对北京有何寄托,反而对属于自己仕途的枢杻站闪烁其词。

    此次言志诗不提北京,这是如当年主政北京一样缺乏惊人之胆,还是身为高官的一种城府呢?可以看出,他仍然没有走出北京给他心灵带来的创伤。这是比他山西之任更有切腹之痛的回忆,更加难以言表的往事。

融入吧,像细小灰尘一样,冉冉升起悄然落下,覆盖在祖国的土地上,心,不需要安放,只要在难忘的地方,有山在呼唤,有水在荡漾,心,就在挥洒的过程中——发光、闪亮!孟学农似乎找到了心不需要安放的答案。想通了,也就悟道了。当人们为失势高官敢于表达自己所思所想和真情实感而欣慰时,不乏有人遗憾孟学农的诗并没有进入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最底层,北京之辞仍然是他如梗在喉的刺,体制之弊肯定是他欲言又止的痛。一颗尘土,并不甘悄然落下。然而,这种欲言又止正是孟诗的魅力所在,令人玩味,无不感怀。

但是,我不苛求孟是一个道德圣人,而喜欢他是一位有血有肉的官员。作为一名壮志未酬潜能尚存的高级干部,立志再度出山实现自己的从政理想也不是什么坏事,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怎能多了孟学农。如果说他总想总想遗忘的是山西,那么,笔者推断他最想最想遗忘的应该是北京。然而,品味《心在哪儿安放》,越回避证明越在意。总想忘的忘不了,最想忘的一定铭刻在心上。从他按下北京不表来看,他的心结并没完全解开,他给自己留下了一条回旋或者回朝的后路,他心仪北京,疾志报国,痴情未改。

近日消息证明:笔者的猜测不出其右。几个月前的诗言志,的确是孟学农欲再度出山的信号。心的寄托唯独“飘”过北京,恰恰是他对北京最合适的表达,并掩饰着真实的期盼。孟学农三度出山亮相京城衙内的中直机关工委,是七月份诗作的一个意想不到又在情理之中的回应。相信不止我一个,与别的官员“复出”不一样,我们对孟学农的再度复出有一种期盼,存一份祝福。

对比起当年最高京官和山西省长,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——应该是相对平稳便于小憩疲惫身体的一个港湾,却不是实现他鸿鹄之志的那片天空。北京,本是孟学农仕途的“摇篮”,也是孟学农仕途逆转真正的拐点,但愿这个岗位暂且能够安放孟学农飘泊的心,点亮他暮年人生新的希望。莫被再次复出将引发的种种质疑所困,以此为新的起点,择机再度飞扬。

 

 

附:孟学农《心在哪里安放?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默默地思量:心在哪里安放?总想总想把她遗忘——京畿西面的屏障,黄河,太行,汾水吕梁,五台云冈……还有那3700万老乡!

      心在哪里安放?在烈火熊熊的太钢炉旁,在黑金滚滚的大同煤矿,在晋南改造黄土地的村庄,或是,在雁北那啃着光秃秃草根的牛羊……

      心在哪里安放?曾在江南水乡,塞外山梁,袅袅烟绕的庙宇,萋萋青草的毡房,或是,伴着大城市的美味佳酿,在妻子柔软细腻的胸膛,生活本来就惬意舒畅……

      心在哪里安放?流转的时光,叩拜着敬畏的上苍,即使是农田、工厂,即使是商店、学堂,莽莽苍苍,过过往往,民主文明富强,那是人类最终的理想。

      我多想多想,让窑洞传出书声朗朗,孩子们挥就健壮的臂膀,遨游在知识的海洋。

      我多想多想,让母亲充沛的乳浆,缓缓地滴入孩子的口腔,婴儿在温暖的怀抱中成长。

      我多想多想,让干涸土地得到灌溉,淙淙之水在贫瘠的高原上流淌,泥土的芬芳、晨曦的阳光,绿色的情景成为并不苛求的向往。

      我多想多想,让鬓角斑白的老人,该吃饭吃饭,该上炕上炕,手中有余钱,家里有口粮。

      我多想多想,手拿把攥着命运的人们,事该干,福该享,冲就冲,浪就浪,舞就舞,唱就唱,五千年文明史再不让我们悲怆。

      哦,北国风光,吕梁太行,民族脊梁,铜壁铁墙。黄河拍岸的浊浪,一代代生生不息的愿望,在三晋大地闪射出后发的光芒。

      融入吧,像细小灰尘一样,冉冉升起悄然落下,覆盖在祖国的土地上,心,不需要安放,只要在难忘的地方,有山在呼唤,有水在荡漾,心,就在挥洒的过程中——发光、闪亮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0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